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美文美圖  > 正文

出門俱是看花人

作者: 王太生 來源: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: 2021-04-12 09:57

王太生

“若待上林花似錦,出門俱是看花人?!睂ご嚎椿?,是如今風行的風雅事。我的微信朋友圈里,有幾個朋友漂在路上,他們在春天看花,在朋友圈打卡。

畫家趙二前些天出門寫生去了,他在朋友圈留言:花開時需要圍觀與欣賞。無人喝彩,會辜負了那些花。

我追蹤趙二的芳野仙境,原來去了金陵,坐在梅花山的一片小山坡上,山谷里數萬株梅花,爭奇斗艷,氤氳蒸騰,讓他目色眩迷。趙二說想爬到梅花樹上睡一覺,打呼嚕給梅花聽;或者穿著布衣長衫,倚在梅花樹上發呆,抬頭看天,一枝橫亙,花色清麗。

梅花本是山野之物,孤寂、清高。它在野村、山崖、板橋、清溪,姍姍而動。趙二覺得,訪梅宜在細雨清晨、薄暮黃昏。他瞇著眼睛看梅花,更欣賞一場盛大芳菲之后的凋謝之美。趙二說,去年他在山中看梅花,去遲了,梅花已過盛花期。梅花落,紅的花,粉的花,青的花,悠悠落在山坡上。風吹花瓣涌動,紛紛走遠,一歲芳華,轉瞬不見。

金陵梅花山,若干年前,我只是路過,并沒有領略花事之美。我想的是,若徜徉花間,想必是發上、衣上、口鼻、眉眼會沾上花粉,幾只口袋中也會裝滿花香。也許我會撿一些掉落的梅花瓣,帶回去煮一鍋梅花清粥。

出門拍花的人比寫生的人多。桃、李、杏、梅、辛夷、茶花、櫻花……朋友張老大覺得古宅玉蘭最美,于是他去了江南古園子里拍花。漏窗黛瓦,草木滴翠,古園與花,是青蓮色的調子。他在古園子,拍甜白的玉蘭,一根斜逸的樹枝上,一花苞與園子里古建筑的匾額上的“風華”二字虛實相疊映,花與字,互相詮釋。張老大站在園子里的二層小木樓上,俯瞰庭院,一樹玉蘭,亮白的花與青黛的瓦,色彩對比,一明一暗,相互映襯。杯盞似的花苞,在風中微微顫動,如盛清冽的酒,讓人未飲先醉。

春天看花,繞不過油菜花。這樣的高稈黃花,有很大的遮蔽性。在水上古村,張老大用無人機拍攝金黃油菜花盛放的勝景,他跟著無人機奔跑,腳上的鞋帶松了,他蹲在菜花叢旁系鞋帶,這時候抬頭看天,看到已高過頭頂的那一簇簇黃金花蕊,在天空搖曳。這是怎樣的一種大美,要不是蹲在油菜田,是根本不會發現的。張老大還一心等待著,想抓拍“兒童急走追黃蝶,飛入菜花無處尋”的照片,等待人與花的互動。

友人阿潭鐘情于紫桐花。兩棵開花的泡桐樹,樹高盈丈,就長在老城的一座古橋旁邊,每年晚春,開一大朵一大朵淡紫色的花。阿潭年年看它開花,然后又凋落,沒有人去關心它們,似有大寂寞。如今,已經搬離老城小巷的阿潭,每年春天泡桐開花要回來看看這兩棵樹,看看泡桐花,那是他的鄉愁。

人看花樹,是看紛落的流光。那些在春天開過的花,是從前的伙伴,它們還一如既往,開著自己的花,并不理會時光的流逝、看花人年歲漸長。

有人青睞城里的櫻花,也有人鐘情鄉下接地氣的蘿卜花、豌豆花。我喜歡鄉野的花兒,與麥菽為伴,矮矮的植株,開紫色小花,若蝴蝶,在莊稼間飛啊飛。在我手機里,保存著幾張在鄉下采訪時拍的照片,在一條小河邊,停著一條小船,河邊碧碧的坡地,花靜靜地開,在嫩綠的映襯下,顯得好看。碰到這樣的場景,真想在傍晚的時候,邀二三朋友登船喝兩杯。

年年花相似,歲歲人不同。那些不同氣質的花,寄托著我們不同的心境,這些草木故人,是值得我們在春天去拜訪的。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